马云(杰克 Ma)发布退休给同盟社开创者们提了个醒

原标题:马云宣布退休给企业创始人们提了个醒

原标题:马云最骄傲的,是阿里已不需要他

倘若卡兰尼克当真回归,希望他会用全新的思维再造Uber,如同当年的乔布斯。

9月10日,马云通过阿里巴巴官方微博发布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谈及自己未来的发展,马云表示,除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合伙人和为合伙人组织机制做努力和贡献外,想回归教育,“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这是阿里巴巴准备了十年的计划。

图片 1

危机当前,Uber管理层大震荡:首席运营官、首席商务官、首席财务官、首席营销官、工程负责人通通缺位,连首席执行官——CEO可能都名存实亡。Uber公布的美国司法部前总检察长Eric
Holder对该司调查报告显示,公司创始人卡兰尼克将卸下身为CEO的部分职务,转由一位独立董事会主席代其承担。

马云真的宣布提前退休了,这消息一下子引爆了网络。一方面因为这是马云,另一方面是这个决定让人既羡慕又佩服。羡慕就不用说了,而佩服的地方是,马云放弃的可不是我们手头上这些苦哈哈的工作,而是中国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的阿里巴巴的领导权。

1981年,台湾歌手陈彼得推出首张个人专辑《也是情歌》,没想到最火的不是主打歌,而是一首叫《阿里巴巴》的非主打歌,一句“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唱遍大江南北。

号称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卡兰尼克却中途“下车”,虽然不知这是暂时性调整,还是永久性停歇,但卡兰尼克显然遭遇到了与乔布斯同样的厄运——被自己高薪挖来的职业经理人替代。

说到权力,对于人类来说,尤其对于男性这个物种来说,它的诱惑力太大了。托尔金的小说《指环王》里的魔戒,就象征着权力,看看魔戒把那些拥有者折磨成什么样了?尤其是怪物格伦,简直像是个毒瘾患者,形销骨立。

此时的马云正在第一次读高三。此后两年,这个青年一点都不快乐,因为他要连续三次参加高考。除了马云,中国商界大佬中只有俞敏洪达到过这样的高度。

乔布斯被解雇的契机是1985年推出Macintosh
Office办公套装,市场销量远未达到预期,从商业角度这意味着绝对失败。作为董事会,负责对象是股东大会而非创始人,董事会的主要职责就是捍卫股东利益——确保企业经营获得持续性的收益,在遇到经营亏损或其他危机时,对于相关责任进行界定,选择要为此负责的人。

当我们理解了马云放弃了什么之后,就没法不佩服他的决心和智慧。我们不妨对比一下,乔布斯两次离开了苹果,然而都是被动的。第一次是因为他的股权被稀释了然后被踢出董事会,第二次则是因为他已经病入膏肓,不得不放弃。所以如果主动选择的话,乔布斯绝不想失去权力。而这样一位强硬的创始人,既把公司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同时也让公司对乔布斯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性,一旦失去他,就变得举步维艰。

但马云与俞敏洪的本质不同是:一个身边的合伙人越来越多,一个身边的合伙人越来越少。事实上,这不是马云和俞敏洪的不同,而是马云与一个社会、一个时代的不同。

卡兰尼克与当年乔布斯一样,不仅是企业的创始人,更是企业从战略谋划、产品输出到日常管理的全权负责人。不过,享有企业日常运营控制权,也就必须为财报好坏背负责任。

这其实就给所有的企业都提出一个难题,如何在失去创始人之后还能够继续稳步发展。实际上欧美那些老牌企业已经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职业经理人制度。一家企业终究会从由创业者掌控、由其家族控股的企业,转变为股权分散、由职业经理人经营的企业。原因很简单,你不能保证创业者家族的每一代继承人都具有足够的能力,所以那些坚持家族掌控的企业往往都死掉了。

在自己54岁生日之际,宣布了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的接班人计划,并在一年后交出董事长席位……大佬马云做了大佬最不可能做的一件事情,至少在中国是如此。

作为企业创始人,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往往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重新自我定位,比如转向幕后、负责长远战略制定,具体运营事务交由职业经理人或内部选拔接班人来完成。另一种则是继续身兼企业战略与战术的操盘手。

马云在年富力强的时候选择退休,这选择的确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要说我国的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了,包括港台地区在内的我国第一代企业家,似乎也少有提前退休的人。就像乔布斯一样,或许死亡才是他们退休的时刻。这一方面跟他们健康长寿有很大关系,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情愿把亲手打造的商业帝国交出去。我想除了权力本身的吸引力之外,他们还担心接班人的能力。像李嘉诚,九十多岁了才终于决定退休。

与马云同时代的创业者,如马化腾、李彦宏、丁磊、张朝阳等依然具有神圣不可替代的作用。李彦宏有聘请陆奇的资本,但百度没有容下陆奇的制度,这是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基本国情”:创始人是创始人,职业经理人是职业经理人,两者之间是真空地带。

卡兰尼克、乔布斯显然属于后者——创始人兼CEO。现代企业CEO的基本价值导向是“为结果负责”,CEO为企业定期制定发展战略,核心是具化指标,比如营收、利润、负债及市场占有率、增长率等,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后,分解到各个执行层。一旦出现持续性亏损,责任链条就会逐步上传,最终传导到CEO。

回头再来看马云,其实你很难讲他真的退休了,他并没有完全失去对企业的掌控力。所以他的选择更像是隐身幕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甚至都没有比尔·盖茨退的那样彻底,完全卖掉自己微软的股票,和微软做切割。至于说接班人的能力问题,用马云自己的话说,这个计划已经准备了10年了,并不是仓促决定的。但不管怎么讲,马云都是中国企业家的先行者,探讨并践行了企业传承的一种可能性。

同样74岁,北传志和南正非,灿若星宿,但关于接班,一个过早地作出了决定,一个迟迟不作决定。历史学家评价康熙大帝文治武功、英名盖世,但在接班人问题上搞得鸡飞狗跳、一塌糊涂。康熙的烦恼,华盛顿没有。

因此,除非创始人此时仍然拥有企业控股权,否则就容易遭到董事会弹劾,被迫交出CEO管理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