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郝宇青:用“三张清单”达成“大道至简”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反映说,他们要办一个养老机构,群众很欢迎,但涉及准入、医保、收费等多个部门,审批标准又不统一,让人一头雾水,“都找不到门了”。审批事项繁杂,既束缚了产业发展,也抑制了消费需求。对此意见,李克强总理明确表示,哪里遇到问题、碰到阻力就要设法解决,今年要下决心再砍掉一批审批事项,而且直接放给市场,用减政府权力的“痛”换得企业、群众办事的“爽”。

求是网编者按: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关系从来都是中国改革的重中之重。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宣读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将“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力度”放在了十分突出的地方。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这一重要内容,求是网特邀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郝宇青为您解读。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于8月25日至31日召开,其中一个重要的议题是听取和审议关于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工作情况的报告。

简政放权如何一以贯之?如何解决好放权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在日前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强调,“必须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进一步优化服务,继续推进行政体制改革、转职能、提效能,促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牵引和带动其他方面的改革,推动全面深化改革”。

访谈嘉宾:郝宇青(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含金量;审批;政策;国务院;政府职能转变

打好结构性改革攻坚战,重在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核心和战略制高点。其中,行政体制改革是关键,是对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社会管理和文化体制改革具有重要牵引作用的“牛鼻子”,社会关切度高,呼声也很强。作为本届政府的“开门第一件大事”,3年多来国务院部门共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618项,商事制度改革卓有成效,减税降费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1500多亿元,多数省份行政审批事项减少50%左右,有的达到70%。企业找政府的少了,地方跑北京的少了。简政放权的“当头炮”,是治理权力寻租和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激发了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推动了新动能加快成长。同时也要看到,眼下政府仍然管了很多不该管的事,一些该管的又没管住、管好,一些已出台的措施没有完全落地,执法不力、监管漏洞等问题比较突出,转职能、提效能还有很大空间。

精彩观点: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于8月25日至31日召开,其中一个重要的议题是听取和审议关于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工作情况的报告。

深化“放管服”改革,简政放权务必“乘胜追击”。改革如何深化?有个形象的说法,就是政府再也不能上路当“司机”了,而是既要管好“路灯”“红绿灯”,为企业打造公平公正、一视同仁的市场环境和法治规则;又要当好“警察”,在企业违法或市场出现状况时进行果断干预和纠偏。这个比喻生动地说明了推进行政体制改革的方向和目标。

■三张清单,说到底,就是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就是要达到“捆绑政府的手,放开市场的腿”的目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2013年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发布。以此为标志,新一轮行政体制改革大幕开启。同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部署全面深化改革时提出,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再次强调:“我们从政府自身改起,把加快转变职能、简政放权作为本届政府开门的第一件大事。”

现在中央政府放权很快,接下来各级地方政府也要把不该管的微观事项坚决放给市场、交给社会,中央放的权地方不能截留,更不能假放、空放、明放暗不放。一些地方的基层干部和企业反映,有的上级部门扒拉着自己的“小算盘”,搞变通、变戏法,琐碎的、无关紧要的权力是放下来了,但是有“含金量”的权力都留在手里。这种做法必须改变。

■改革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就是放权和松绑,更为重要的是要实现制度的创新——政府制度创新和市场制度创新。

从新一届政府去年3月成立至今,在国务院部委一级,直接取消或下放的行政审批和行政许可已超过500余项,其力度为同时段历届中央政府之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简政放权之“剑”,已开始直戳非行政审批和行业协会等寻租易发、高发领域。

简政放权、转变职能,不仅要“该放的权力放下去”,还要“该管的事情管起来”。放权不是放任,腾出来的手就要加强监管。政府不是万能的,市场也不是万能的;不能迷信政府,也不能迷信市场。现在,我们的市场体系建设仍比较滞后,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亟待通过深化改革,加快提高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程度,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政府还要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增进人民福祉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在减少事先审批的基础上,当好市场监管、宏观调控的角色,规范监管行为,实施公正监管,做好公共服务,严格依法行政,把各种矛盾的处理纳入法治轨道,维护经济社会的秩序和稳定。

■这里说的“减法”,是指减少政府对社会和企业过多的直接而微观的干预,就是要转变政府职能,强化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这里所说的“乘法”,是指权力下放,还权于民,创造一个宽松、公平的社会环境和政策环境,激活社会和市场活力,为经济发展和转型提供强大的政治动力。

我们不妨先来梳理一下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基本脉络。

■在我国过去的政府体制改革中,存在着“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现象。其实,这里面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政府自身对权力和责任的认识处于混淆不清的状态,或者说,对权力迷信、迷恋,对责任却不愿担当。

2013年3月17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的记者见面会上,刚当选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承诺:“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此后,国务院以此为议题的9次常务会议敲定了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项目名单,出台了严格控制新设行政许可措施。

■权力之所以表现出专横和任性的状况,就在于权力的边界不清晰,就在于没有对于权力的有效的约束机制。

同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部署全面深化改革时提出,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

访谈实录:

进入2014年,简政放权更是受到空前重视:从两会到4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再到6月以来的多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无不强调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完成今年再取消和下放2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的任务,向改革要动力。

求是网:自十八大以来,简政放权就成为新一届政府的工作重点,而2013年3月14日颁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更是拉开了改革开放以来第七次政府机构改革的序幕。能不能首先请您帮我们梳理一下,在这两年多的时间中,中国的简政放权取得了那些成果?

另外,在今年2月13日,国务院专门要求各部委开始向社会公开国务院各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清单,以锁定各部门行政审批项目“底数”,并接受社会监督。随后,20多个部委向全社会“晒出”权力清单,部分放权幅度达到了三分之一。

郝宇青:由于我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形成了高度集中的政府权力,因此,改革开放以来,简政放权可以说是中国政府一直在做的一项重要工作,以通过简政放权释放改革开放的活力。当然,到十八大召开之前,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体制得以确立和逐步完善,但是在这一过程中,由于政府的权力仍然存在着过大和过于集中的现象,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改革开放的深入,影响到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作用的发挥。因此,要真正确立和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就必须进一步的简政放权,以给改革开放增添活力和动力。也因此,简政放权就成了新一届政府的工作重点。

例如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取消、下放和转出了一批企业投资项目核准事项;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取消了部分中央级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人社部等部门取消了一批资质资格评定、评比达标表彰评估和相关检查活动……改革始终聚焦企业生产经营和民生改善等领域,把社会各界意见集中而又确实不合理的项目锁定为重点,努力为企业“松绑”。

  应当说,两年多来,新一届政府为做好简政放权的工作进行了大量的努力,取得了一些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成果。主要表现为“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三张清单的梳理和运行,这也是李克强总理在2014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所指出的——政府要拿出“权力清单”,明确政府该做什么,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给出“负面清单”,明确企业不该干什么,做到“法无禁止皆可为”;理出“责任清单”,明确政府怎么管市场,做到“法定责任必须为”。

其中,大刀阔斧进行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取消最低注册资本金限制,将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度报告制度,放宽经营场所登记条件等一系列举措,使民间投资更加活跃,社会投资和创业热情开始迸发,政府职能转变的成效不断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