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新闻】生活至简却“大肆挥霍”助学 “90后”党员曾祖母感动“90后”大学生

“章老师不仅从物质上帮助学生,她仁厚的人格魅力、长者风范,也对受助学子产生了深刻影响。”南工大党委宣传部的同志告诉记者。

1999年,当时马老、戴老就拿出全部身家,捐赠10万元设立了南医大“马戴奖学金”,用于奖励成绩优秀的公共卫生学院学生。额度为每人每年1000元,至2013年共有35名优秀学生获此奖。去年,二老倡导设立“公卫人励学基金”,在“马戴奖学金”基础上,吸纳校友同仁的资助。

灌溉一世的乡愁

“姑父‘走后’姑母将积蓄全部贡献出来助学,应该说也是一种必然。”章人雄回忆说,帮助后生接受教育,一直是姑父姑母的执念。他们多次跟家里的小辈强调,“如果在受教育问题上遇到困难,就要大胆说出来;如果生活上想锦上添花,就必须凭本事争取,而不能等靠要。”

“这是我们学院的传统,每年毕业季,受到资助的同学们都会来看望两位老人,当面感谢并且道声别。”南医大公共卫生学院党委副书记陈璐说。

马旭和老伴在家门口。(照片来源:湖北日报徐晨摄)

即将毕业的王剑不仅考上了天津大学研究生,在校期间还光荣入党。“章奶奶90多岁高龄还坚持以自己的方式为社会作贡献,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情怀,我就是在她老人家的影响下入党的。”王剑真诚地表示,将来走向社会也要像章奶奶那样尽己所能帮助别人,尽可能多为社会做贡献。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图片 1

生活至简却“一掷千金”助学

在南京市鼓楼区峨嵋岭附近的一处旧宅,就是马凤楼、戴汉民夫妇的家。每一届前来感谢的毕业生们,进门都会心生敬意,因为二老的家里,依旧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家装陈设。

图片 2

“章老师助学助困,不单单是设立奖学金。”南工大离退休处的同志介绍,2004年起学校织开展“夕阳助新苗”捐资助学活动,尽管她已出资设立了奖学金,但每年还是雷打不动地送来1000元。汶川、玉树、舟曲等地自然灾害发生后,她第一时间通过组织捐款。2016年阜宁遭遇龙卷风灾害,她捐助了2000元。

他们所感谢的是南医大“马戴奖学金”的捐助者:今年已90岁高龄的南医大离休老教授马凤楼、戴汉民夫妇。就在不久前,二老又向南医大教育发展基金会“公卫人励学基金”捐赠人民币40万元,这次捐款二老几乎是倾其所有,几近裸捐了。

向王世绍、马旭一样

交汇点讯
97岁离休教师生活至简,17年资助60多名大学生,毕业季受助学子特别想对她说“谢谢”。

每年毕业离校前,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都有同学要去看望一对老人,登门说一声“感谢”。这个传统至今已经延续了15年。

图片来源:西安交通大学新闻网

“第一次到章奶奶家,我感到很震撼,原以为能够设立奖学金的,都是生活条件很好的有钱人,没想到章奶奶家如此简陋。”1996年出生、大学四年一直得到“胡松林奖学金”资助的王剑告诉记者,章奶奶家的生活条件甚至不比自己在安徽农村的家好,却在慷慨地资助学生,内心特别受到触动。

据悉,在南医大,这样热心助学的老党员夫妇不止他俩,陈家震、蒋慧权夫妇日前捐赠20万元人民币设立南医大“校友奖学金”。陈家震1946年入学,后留校任教,1983年担任江苏省卫生厅厅长和党组书记,1988年至1990年曾担任南医大党委书记。蒋慧权教授1954年毕业于南医大本科临床专业,后成为国内知名的检验核医学专家。(原标题:《南医大9旬离休教授夫妇“裸捐”助学
连续15年 受助学生毕业离校前登门感谢成传统》)

图片 3

老人居住在南工大一座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教工宿舍楼三楼,7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没有装修,家俱都是上个世纪的老款,使用的节能灯线从天花板拉到房间门口,开关还是拉线的……

“当年捐出10万元已经是倾囊而出、穷其所有了。后来我们越来越感觉杯水车薪,势单力薄,为此还有些负疚。所以2013年我们提议设立‘公卫人励学基金’,希望聚集更多的力量为培养青年才俊出一份力。”

也不想花钱享乐,

解放后章丽华夫妇在上海工作时,邻居家的一个孩子考上大学,但因为家里有7个孩子生活困难而交不起学费,章丽华知道后当即伸出援手。上世纪五十年代,夫妇俩作为知识骨干支援东北时,看到房东家孩子缺少学习资料,她就经常买些送给他们。

南医大9旬离休教授夫妇“裸捐”助学15年 受助学生毕业离校前登门感谢成传统

“自己一年有16万离休金,

“感激!感恩!”毕业已20年的学生尹妍深情地回忆说,章老师会以帮助她家打扫卫生为由,让学生“心安理得”地受助。那是1997年,大三的她从学校得到了去章老师家“勤工助学”的机会。“其实每次打扫卫生,根本没有什么事可做,而章老师每次都会留我吃晚饭,给我做很多好吃的,感觉就是让我来补充营养的,每月的工资还高高的。章老师就这样资助了我两年,之前还有好几个学姐也这样受助。”毕业后,由于在外省的工作不理想,尹妍又回到南京,章老师得知后担心她住在外面不安全,就让她住到自己家里,直到她有了合适住处。“章老师当年对我的厚爱,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工作20年,尹妍每年都会在节日去看望章老师,结婚有了孩子后,还带着老公和孩子一起去看望。

即便现在,二老也并无万贯家财,都是省吃俭用把积蓄拿出来捐赠。1999年设立“马戴奖学金”时,他们的女儿还下岗在家,戴汉民教授说,他当年是一无所有的穷学生,是母校培育成才,“这次本打算裸捐,后考虑年老体衰,稍留有余地。”

一番解释、核实后,真相大白:两位老人要向黑龙江省木兰县教育局捐款1000万元,300万元是第一笔善款。今年,马旭购买的理财产品到期后,另外700万元也将投入家乡的教育事业。

生活条件至简的老人,却“一掷千金”设立奖学金。那是2001年底,她相濡以沫的丈夫、力学专家胡松林教授辞世。第二年,80岁的她拿出两人的全部积蓄12万元,以丈夫的名义设立了“胡松林奖学金”,用以资助那些家境贫寒而积极向上的学子。“老伴在大学工作了四十多年,对学生有着深厚的感情,把我俩的积蓄拿出来资助学生,对他也是一种纪念。”老人指着墙上悬挂着的胡松林教授遗像深情地说。

马凤楼教授说:“如今要花钱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去年我住院3个月,每月自费近万元,我的孙女在美国纽约,刚结婚,买房很贵,但我儿女均可自立,孙儿、孙女我只象征性给了他们一点,要让他们自己努力”。

图片来源:西安晚报

王剑感念的章奶奶今年97岁,是南工大一位有着70多年党龄的离休教师,名叫章丽华。80岁那年,她拿出全部积蓄,以辞世丈夫、原南京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胡松林教授的名义设立奖学金,资助寒门学子完成学业。大爱之举一做就是17年,60多名学子受惠。

情系学子,奉献一生

图片 4

老伴仇启珍说,还是应该为国家培养人才,能捐多少捐多少!

“我刚进行过毕业论文签辩,毕业前我还想再去看看大学四年给了我真情帮助的章奶奶,再次表示感谢。”6月6日下午,从答辩场上走出来的南京工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大四学生王剑向记者透露了毕业前的一个心愿。

据了解,王世绍1947年1月参加革命,1948年7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5月离休。通过老人的讲述,记者了解到,老人已经连续多年对地震灾区、山区小学、农民工子女等进行捐助。

交汇点记者 蒋廷玉 通讯员 张金凤 杨芳

无花钱需求,

每年教师节,土木学院获得“胡松林奖学金”的学生都会来看望章老师。“每次过来,章奶奶都会拿出各种好吃的零食和水果招待我们,就像我们的亲奶奶一样。”2017级学生邵鹏说,一次他和同学带了点水果去看望,章奶奶让他们全部拎回。

最近,西安交通大学离休教授王世绍的“离休账单”引发关注。据报道,93岁的王世绍是大学教授,捐款总额已超过百万元。

图片 5

图片 6

“老革命”助学助困由来已久

图片 7

“姑姑其实有机会改善居住条件,但她放弃了。”章丽华的侄儿、南工大退休教师章人雄透露,学校曾新建宿舍楼用于改善教工住宿条件,姑姑符合要求,但是她拒绝了学校的安排。“姑姑这代人年轻时经历了一段非常艰苦的日子,大都不追求生活上的锦上添花,而对后辈文化素质和精神修养的提高特别重视。”

作为参与交大建设与发展的老交大人,王世绍常说,“我这一辈子都是交大给的,我要把交大给予我的也一同传递给交大学子。”